新聞資訊

小偷翻墻盜竊被狗咬身亡,宅主人是否需承擔刑事責任

發布時間:2020/4/1 17:25:13

案件詳情:

黃某游手好閑,以偷竊為生。黃某到城里的村子里,發現一戶人家的房子都是用嶗山的大理石做的。黃某以為發財的機會來了,踩點了好多天。終于有一天,黃某打聽到房主參加了新馬泰30天的旅游。他趁沒人的機會,翻墻跳進院子里。接下來只聽得狗叫聲和黃某哀嚎聲。最后黃某宅主人家里的兩只看門狗咬死了。這種情況下,宅主人是否需承擔刑事責任呢?

狗一直被譽為“人類最忠實的朋友”,看家一直被視為狗的“職責”。宅主人刑事責任關系到法律與習俗、規范與自由、法理與事實的關系。 

1、 關于戶主的刑事責任:

第一種觀點認為,不構成犯罪。一是小偷經過長期預謀,非法闖入他人家中,狗咬竊賊屬于正當防衛;二是受害人明知道有狗仍繼續盜竊,屬于自我冒險行為;三是被狗咬死屬于小概率事件;四是養狗護家是民間傳統。如果把這種行為作為犯罪來處罰,就會違反民間倫理,傷害人民群眾的感情。

第二種觀點認為,構成了過失致人死亡罪。首先法律應當注重生命權的價值。對于偷盜行為尚不構成“無限防衛權”,被狗咬死顯然超出了必要的限制范圍。宅主人在案件發生時封閉庭院,屬于非公共場所,不構成危害公共安全罪;并且沒有證據證明戶主對狗致人死亡或者危害公共安全的后果持希望或者放任的態度,可以認定非故意犯罪。不過,小偷翻墻盜竊被狗咬身亡,可以以過失致人死亡罪論處。

2、 筆者認為:

首先,事實是定性分析的基礎。

本案件從描述看起來述并不復雜,但許多關鍵細節還需要分析。比如,狗是什么品種,是不是禁養犬種?平時習性如何?,然后“咬死”的情節還不清楚,比如鎖喉斃命、殘食而亡、咬破腿部血管失血喪命?這些都可能影響到死者的責任、戶主的罪責和犯罪原因。

第二,正當防衛并非唯一的出罪事由。如果本案只考慮正當防衛,應屬典型的過度防衛。 本案還可以結合案件的具體事實,考慮被害人的自我責任、意外事件、刑法謙抑性等出罪事由。

本案不能僅憑“正當防衛”理論來解決入罪或犯罪問題,本案也啟發我們思考以下問題:“養狗防盜”是民間通行做法,但也不能放縱,亦不排除因此觸碰法網的"例外"。在法律不放松“入室盜竊”的防衛限度的前提下,如何減輕養狗人的刑事責任?刑事司法政策如何平衡這一點?如果對這些還沒有定論,刑罰是否以秉持謙抑為上!


在線咨詢
電話咨詢
欧美激情一区,王宝强说李斯丹妮适合演张飞,亚洲加勒比无码一区二区,人人操2019